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斗奇斗和过度OOC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BCMF。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霍格沃茨的魔法恋爱了解一下?『完结』

到完结篇啦...!!!!!
推荐BGM: Wolves

正文↓

.

I wanna feel the way that we did that summer night, night.

我只想重温我们曾一起共度的仲夏之夜

Drunk on a feeling, alone with the stars in the sky.

独自在醉意朦胧间仰望繁星点点。

                                                         ————Wolves

那晚John和Sherlock喝了很多酒,他们违反了校规,他们躺在湖边的草坪上,看着漫天繁星,看着萤火虫包围他们,看着小妖精们在和萤火虫们开玩笑——给他们点缀上了不同颜色的光芒。

迷离旋转,萤火虫和妖精们慢慢盘旋而上,彩色的灯光一闪一闪,在空中汇聚成一条蜿蜒的河流。

Sherlock说,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像银河的东西。

John转过身去,在对方看向天空的眼睛里看到了五彩斑斓,看到了满溢的感情,看到了他嘴角的笑意,看到了在光芒下微微发白的发尾。

萤火虫和不会发光的妖精在空中交错着,投下一个又一个光斑,像是那厚重的乌云中被劈开一个口子,从此那里有阳光,有暴雨,一切的一切都与那乌云——那厚重的伪装无关。

这是独属于他们的仲夏夜。

所以John轻轻起身,吻了吻Sherlock的脸颊。

————————————————————————

I've been running through the jungle.

我在丛林中不断奔跑。

I've been running with the wolves.

我和狼群一同前行。

To get to you, to get to you.

只为追寻你 前往你身旁。

I've been down the darkest alleys.

我一路沿着墨色浓重的小径前行。

Saw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抬头遥望月球的背面。

To get to you, to get to you.

只为追寻你 前往你身旁。

                                                  ————Wolves

灯光微弱的光线在黑暗的丛林里忽闪忽闪,身边红色的斗篷时不时反射着灯光,像是和灯光玩闹,那红色的光斑轻轻投射在四周,他们被这种奇异的光点包围。

神奇的植物们开始呼吸了——从花蕊开始,慢慢溢出带着蓝色的发着微弱光芒的花蜜,它轻轻摇晃自己,一下又一下的发出清脆的铃铛声,在花朵的周围,慢慢腾盛而起蓝色的烟雾,盘旋在花朵周围,或浓或密,却从未离去。

Strange说,直到今晚过后,花朵死去,那些烟雾也不会散去,它会在原地盘旋,似乎那朵花还在那儿一样。

Everett突然屏住了呼吸。

他看见灰色的狼群围绕在花朵的周边,其中那种健壮的头狼走上前,它对着那朵花行礼——抬起一只前爪收于胸前,另一只朝前划去,它俯下身子,笔尖朝下,毕恭毕敬。

然后他抬头,对着那在树荫下任然依稀可见的月亮嚎叫。

他瞪大了眼睛。

蓝色的烟雾盘旋在狼王身上,那朵花竟被狼王吞下,烟雾开始变化,它变为深红,变为烟绿,变为赤黄,它在分解自己,他变化出了那么多颜色,天蓝却留在原地,深红色的气体围绕着天蓝,它们缓缓的上升,然后在一阵风之后破碎。

满天的果实,那种花的果实,各种各样的颜色,每次向上漂浮一分,便有一声铃铛声回荡。他们在夜晚上演了最为盛大的表演,漫山遍野的光点颤动着演奏,蔚为壮观。

头狼猛的跳起,沐浴在月色下,它的毛发变成银蓝,它落地,蓝色的光雾升腾着,朝着身后的狼群发出一声嚎叫,群狼跟随着它嚎叫,翻腾,奔跑,尽管听不懂,但他知道,那是快乐,跨越物种都能感受到的快乐。

魔浮斗篷带着他们跟随着狼群,气流轻柔的划过脸颊,摆动了头发,Everett伸出手轻轻的擦拭了一下。

Strange伸出手,轻轻的抚摸Everett的脸颊,待Everett抬头看他的那个瞬间——

他吻了下去,在银月之下,在群狼之上,在夜色之中。

“我不知道在我遇到你之前,那些痛苦是否是对我的磨难,因为我可以拥有你。”

“但是你至少拥有我了对吧?”

Everett笑了,他伸出手环住了Strange的脖子,轻轻的吻上他的嘴唇。

“现在我在你身边,这就够了。”

——————————————————————————
那之后他们的故事,是一个又一个传奇。

Everett和Strange成为了一名傲罗,一名有着麻瓜口中『特工』意义的傲罗。

他们总是成双成对,没没踩着上班的点,突然出现一个金色的光圈,他们穿戴整齐的踏出,红色的斗篷啪啪作响。

“我们可是最准时的人了。”Everett经常这样调侃着,却掩饰不了脸上的幸福,尽管他的脸上已经有了皱纹,头发也开始发白,但他们的感情始终如一。

这是最好的。

Strange每到此时总是会抚摸手上的银色婚戒,伸手揽住Everett的腰,低头亲吻他的爱人。

.

John听从了Sherlock的意愿,去做了一名医生——名义上的医生,Sherlock,这名充分利用他出色头脑的侦探的助手。

他们奔跑在伦敦的大街小巷,他们速度飞快,出手准确,是保卫城市的英雄。

他们在采访中手拉手,相视而笑,手上金银的对戒闪闪发光。

侦探轻吻着医生的额头。

“没有John就不会有这样的我出现,他对我来说很重要。”

侦探看着镜头,用足了十分的认真。

医生忍不住笑了。

“我很荣幸参与到你的生命里,Sherlock。”

“我也是,John。”

.

后来,有人采访过麦考夫,对于自己的这两位杰出学生,也是他的弟弟,对他们是同性恋,这个敏感的特点,有什么想说的。

麦考夫笑了笑,看向湖边。

湖边的山洞里,可以吞天毁地的巨龙正在休息,在他的嘴边,有一个小小的人类,有着一头酒红色的头发和尖耳朵。

巨龙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天空。

年轻的发明家和他总是冷着脸的搭档正在测试他们的飞船,飞船嗡嗡作响,在宇宙中犹如离弦之剑。

“我们要给这艘飞船起个名字!!!”

发明家在他的搭档面前兴奋的跑来跑去,却未曾注意到总是冷着脸的搭档脸上的笑意。

“黄金之心。”

“嗯?你说什么?”

搭档带着笑意靠近发明家,发明家的脸慢慢泛红,搭档牵起发明家的手,轻轻一吻,伸出修长的手指,慢慢滑下,最后停在胸前。

“黄金之心。”

他缓慢的重复。

在城堡的某个角落,斯莱特林的校霸狠狠的踹断地上躺着的人的魔杖,丝毫不在意他的悲鸣。

“打狗还得看主人,你打我的狗...”

校霸眯起眼睛,笑容中带着满满的怒意。

“是不是看不起我?”

校霸和那个高他几个头的跟班在校园中奔跑者去,逃避着来抓他们回去上课的级长。

“太无聊了,我才不回去。”

校霸双手撑地,坐在树枝上,两只腿一前一后,悠闲的晃荡着。

跟班很认真的看着校霸的侧脸。

“嗯,不回去。”

跟班认真的说。

.

“我不明白你们是什么意思,是到了如今这个社会,对同性恋依旧有偏见还是什么...”

麦考夫伸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手指上的戒指夺人眼球。

“我只为我的学生,为他们能做出成就而自豪,除此之外——”

“任何一份爱,都应该被尊重。”

麦考夫笑着对镜头晃了晃手上的戒指,转身离去。

黎明依旧会来临个,时间依旧在流逝,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但他们能在一块经历这些,就是对这一生最好的赞颂。

我们赞美生命,赞美生活,赞美神的慈悲。

赞美您将他赐予我。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