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斗奇斗和过度OOC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BCMF。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霍格沃茨的魔法恋爱了解一下?『二』

这章是奇玫见面看对眼,Sherlock安慰John的片段
——————————————————————————————

生活总是很有趣的,例如你刚把你的弟弟送入新的宿舍,转身准备去上课的时候就遇到了拉文克劳的院长——麦考夫教授,他得知你的弟弟是夏洛克的新舍友之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冒昧的问一下,你和你的弟弟长的很像吗?”

他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看向麦考福教授,这不是一个教授应该问的问题,不过如果联系一下麦考福是夏洛克的哥哥似乎勉强说的过去...但是问相貌?这太奇怪了。所以他带着疑惑的语气开口。

“嗯...是的。教授,怎么了吗?”

“哦,没事,我相信夏洛克会和他好好相处的,他一定会时候喜欢John。”

说完他带着诡异的笑容,拍着Everett的肩膀,把他拉去上课了。

Everett突然感觉,他把他的弟弟推入了一个火坑。

“John,对不起!!!!”

他在心中呐喊着。
————————————————————————————
John和Everett有个很好的习惯,晨跑。而沃格霍茨环境优美的校区显然让他们十分满意,他的室友已经表明完全不介意他会一大早起来做有氧运动,因此他对他的舍友的印象非常好——甚至觉得这是个可以当铁哥们的人。

仔细回想一下,他的室友还挺好看的...黑色的卷发让人很想揉揉看,在近处看到了他的眼睛之后,他发现那个颜色就像是三种颜色揉和在一起,变成了很温和的烟绿色,在阳光下眼里的那一点黄色像是被点亮一样,在眼里流转。嘴唇给人的感觉很高贵,以及那双修长的手,和完美的身材——还有完美的低音声线。

很帅,John由衷的赞叹。

可惜John不知道,在他赞叹不已的时候,他的室友却在心里为他痴为他狂为他框框撞大墙了。

我把你当帅哥室友,你居然想上我?!

这要是让John知道了,一定会感叹人间不值得。
————————————————————————————
Strange是拉文克劳的乃至整个学院的名人,原因在于他有一个魔法斗篷。

这个斗篷怎么牛逼呢?他有自己的意识,防偷防盗还能增加人的实力,最关键的是还可以让他的主人学习很多学校的书上没有的神奇魔法——比如自由落体30分钟,这个是很残忍的惩罚。

Strange和Everett相识就是因为这件斗篷。

——————————————————————————
他感受到有风在呼啸,有人声在呐喊。良好的天气带来的不利条件就是他在阳光下看不清前面的金色的飞贼。他感觉眼睛被风吹的生疼,但他不敢眨一下眼睛,他怕下一刻那个飞贼就会无影无踪,而他们也会失去胜利的机会。他疯狂的催促着扫把加快速度,一只手发狠的抓着扫把,指节发白,另一只手拼命的向前伸去。

然后他感受到手中的硬物在无力的挣扎,他的另一只手下意识的脱力——接下来就是被失重感包裹。他的另一只手无力的向上伸着,渴望抓住一个东西来让他停止下坠,但没有,这是在半空中,他只能听到观众席上的尖叫和依稀可以分辨的,他弟弟的吼声。

Eberett紧紧的抓着手中的飞贼,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的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妈了个巴子又要断骨头了,生骨灵贼难喝,我宁可去喝魔药也不要喝那个鬼玩意啊...”

——————————————————————————
当Everett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手,看看哪个可怜的地方需要长点新骨头,结果他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受伤?

按道理说那么高掉下来绝对会骨折的啊?奇了怪了啊???他这么想着,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对金绿色的眼睛。

Everett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他认识他,可以说是他们互相认识,毕竟都是球队的人,而且他还挺受拉文克劳的院长——魔药课教授麦考夫喜欢的,而他也给他介绍过Strange,他的弟弟,那个有着神奇斗篷和绝顶记忆力的拉文克劳人。同时也是拉文克劳魁地奇队的队长,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为什么Strange会在这里?

“事实上,就是他救了你。”

John怂了怂肩膀,抿了下嘴唇。

“而且他还是夏洛克的哥哥。”

“准确点说,是我的斗篷救了你只不过它听命于我。而且我也要感谢你的弟弟替我照顾我那个让人操心的弟弟。”

Strange倒了一杯热茶递给Everett冲他感激的笑了笑,端着茶杯窝在质地柔软的床上,小口小口的啜着,他无意识的打量起了Strange。

和夏洛克极为相似的脸,却有着不同的性格,头发似乎有点杂乱,两鬓的白色挑染还是白发似乎让他看上去更加的成熟稳重,恰到好处的露出漂亮的眼睛,还有和夏洛克差不多的低音炮声线——只不过他的更加稳重。他的手似乎受过伤,会无意识的颤抖,但是可以看出,他有着很适合当医生的手。

所以他在接过茶杯的时候,同时也握住了Strange的手,并冲他露出感激的笑容。

这有别于好感,这是对一个人最起码的尊重。

————————————————————————————
Strange是在一场实验中受的伤,造成了不可逆的魔法创伤。但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因为在那天的实验中,他本该就这样死去,是那件神奇的斗篷保护了他。

那件斗篷在保护他之前,问了他一个问题,那是他唯一一次听到斗篷的声音。

“准备好了吗?Strange?”

那件斗篷在漫天火光和烟火中,漂浮着,它的身后是紫黑色的火焰,和一双恐怖的双眼。斗篷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把它震退,就像是君王,屹立于此。

他听到他声音沙哑的说

“是的。”

就这样,他被这件斗篷选中,看似从此高高在上,实则承受了天大的压力。来自同学老师的赞赏和对他手的怜悯和恐惧,让他活的——

压抑无比。

但眼前这个有着一对天蓝色眼睛的金发男孩,却对他的手做出了最尊重的举动。

没有怜悯,没有叹息,没有恐惧,只有平等——在那一刻,Strange久违的感到放松。

他在心中一直紧闭的双眼,似乎终于张开了。

也许人们是不明白突然被尊重的感觉,他一直以来都遵循命运,被人们碰的高高在上,人们对他的尊重是自下而上的崇拜,但这真的能让人快乐吗?

高处不胜寒。

他终于感受到了平等的尊重。

所以——

他低头打量着这个解开他心结的男孩,淡金色的头发,现在散落下来,因为雾气,他不断的眨眼睛,哦,他是狗狗眼,和他弟弟一样,眼睛的颜色更像是天空的颜色,抿着嘴喝茶的样子有点...可爱。

Strange不禁有点差诧异,他怎么会在一个男人身上用出可爱这种词汇?不过那双蓝色的眼睛还真是让人难忘...

他这么想着,差点顺拐着走出房间,他顿了一下。

“Everett,好好休息。”

说着带上了门。

“嗯哼?”

Everett抬头,把茶杯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双手捂住脸,忍不住叹息一声。

他的耳朵通红。

“我的天啊...怎么回事...”

他呐呐自语道。

————————————————————————————
屋外的Strange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有些慌张,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不大对劲。他的大脑疯狂的运转,想不出一个词或者一句话可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天啊...”

他低语着。

————————————————————————————
Sherlock待在宿舍里,翻着他早就可以倒背的书,脑子满是John冲会宿舍时脸上的不安。现在John就坐在他边上的床上,双腿曲起坐在床上,把头埋进两膝之间,夸大的巫师斗篷把他遮住,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一定在害怕,他的手臂相扣环在膝盖前,但他的肩膀在止不住的颤抖。

Sherlock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他只能笨拙的起身,蹲下,轻轻的抱住了John,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拍着,尽量让他感到安心。

“我是第一次看魁地奇,我不知道这个运动会这么危险...”

John带着哭腔说着,这让Sherlock的心颤抖了一下。

“要不是你的哥哥...我都不敢想...天啊...”

John猛的抱住夏洛克去,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处,手拽着他的斗篷,呜咽的声音若有若无,John似乎想把那些情绪埋在心里。

Sherlock明白了他应该做什么。

他拍着John的背。

“John,想哭就哭出来。”

房间里回荡着John的哭泣声,Sherlock用力的抱着他。

久违的,他的心感受到了一丝疼痛。

他想抱着这个小家伙给他安全感,让他不再哭泣,让他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快乐,让他安心,给他他想要的一切——只要他能开心起来。

这种想让人无所顾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他不明白。

但此刻,Sherlock只能紧紧的抱着John。

他在John的头上轻吻。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