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斗奇斗和过度OOC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BCMF。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被需要(HE)


“如果你要死了,你最后会说什么?”
“哦,上帝啊,让我活下去吧。”

也许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你从未想过『被需要』的感觉。但不能否认尽管你独立,高傲,尊贵,不同于常人——但你也会沉溺于那种感受的快感之中,就像是尼古丁一样让人上瘾。

叮咚的声响带着皮鞋踩下地面传来的吱呀传入华生的耳中,他抬头,握住手杖猛得起身却撞上了圆桌,慌忙的扶正伏特加和杯子,不顾散落在桌上的三块冰块,挺直腰板。
手杖敲击地面的一声脆响打破寂静,灰尘在手杖的敲击下顺着手杖盘旋而上,他看得见——因为这是一个清晨,在阳光下一切会无处顿行。他听到了撞击声,不用抬头也知道,他的助理,也是他的爱人,一定因为粗心和激动而碰倒了陪他度过一周清晨的酒杯。
三块冰块透着光,晶莹剔透。

“...夏洛克?你怎么提早回来了?”
“计划有变...我回来你不欢迎吗?”
“当然欢迎,夏洛克,欢迎回来。”

他上前拥抱着夏洛克,脸埋在了他的胸前,他悄悄的吸了一口气,薄荷草的气息让他真正的安下心来。他下意识的用头蹭了蹭夏洛克,抱着他不肯撒手——是的,他在撒娇,他在这一周里想夏洛克想得快要发疯了。他眨巴眨巴眼睛向上看去,感觉视线被一只大手覆盖住。

“你可真像一只小狗,约翰。”

夏洛克垂下眼帘,低头看向熟悉的银色发旋,他抬起手,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放在了华生的脑袋上,一下一下的摸着。他对上了华生的视线,冰蓝色在阳光下变得像是暖色调,像小狗祈食一般撒娇的感觉难得的出现在华生的身上。

这真是——非常的可爱啊。

夏洛克笑着,弯下腰,抬起另一只手覆盖住了他的眼睛,在额头上轻吻,嗅着他身上太阳和薄荷混杂的气息,和华生四目相对。

阳光倾斜在他们的身上,他抱紧了怀中因为疲劳而睡前的华生,看向窗外的街道上,带着湿气的清晨。

那三块冰融化着,透着阳光,变得暖色起来了。

像极了华生的眼睛。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