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斗奇斗和过度OOC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BCMF。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胜出注意!!!!
胜出的刀
歌词源于〖キライ…でも好き  アイシテル〗
接受的话请往下翻↓

『今何処で 何想って』
夜从未如此黑过。

绿谷出久伸出双手,在空中轻轻的握拳,垂下双臂,无力的叹了口气。他双眼无神的望着窗外的天空,浓重的颜色像是泼墨,又更像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像是可以把人吸进去似的,就像他的眼睛...

“怎么又在想他啊...。”绿谷出久苦笑着小声嘀咕了一句,一只手的手臂覆上眼睛,温热的感觉从布料传递到了肌肤上,湿漉漉的让人倍感不适。

绿谷出久出神了一会,喃喃自语着。

〖现在你在哪里 在想些什么〗

——————————————————————————
『どんな曲を聴いてるの?』
爆豪胜已戴着黑色的耳机,把声音调高,感受着受着摧残的耳麦的震动,试图压抑住心中的纷乱。

他现在一看到绿色,就会想到那张蠢到极致的脸。像是镂刻在他心上的印记一般的,挥之不去。

爆豪胜已烦躁的发出啧声,索性走到阳台吹风。

那晚没有月亮,记忆中他从未好好看过天空。那一夜的天,对他来讲,黑的像个深不见底的大洞。他按住自己被风吹动的耳机线,不由的想着,如果在这个时候看着天空的是他——

〖又在听着怎样的旋律呢〗

————————————————————————

『Tell me baby please 教えて』
他几乎要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那即将要冲口而出的喜欢,那不被自己所认可的喜欢。

即使是绿谷出久,也会有一些想法。像是爆豪胜已其实也喜欢他之类的妄想...那种想法,不会更让人怅然若失吗。

他站在窗边,一只手握拳置于心脏的位置。然后轻轻的抬起另一只手,在空中缓慢的虚握,脸上是像是握住了什么珍宝般的郑重。

他声音颤抖:

〖请告诉我〗

————————————————————————
『欠片でもいいから…Oh』
为什么无法正视那段感情呢,那明明是他最深处最深处的感情,发自内心和灵魂深处的,产生共鸣的感情啊。

爆豪胜已躺在床上,烦躁不已。

为什么无法说出口,明明是已经要溢满而出的情感,却被名为自尊的大石压的死死的,不能动弹。

他咬牙切齿,对那个人,他最厌恶的就是被他所救赎的感觉。他厌恶他的多管闲事,却又深深地喜欢着...绿谷出久的全部。

但即便是如此,不想说出口。他也依旧希望着,能传达这份情绪——

『即使是一点点也好…』

————————————————————————

『アイシテル so アイシテル』
城市是灯火酒绿的。车水马龙中有多少的匆匆过客,有多少的缘分在那聚集,消散,像被风吹散了,然后就再也找不到了。

绿谷出久趴在桌上,面前放着几罐啤酒。他已经微有醉意,眼神迷离无目的的望向熟悉的那个方位,叹息着,感受到脸上多出一份温热。

他任凭眼泪划过脸颊滴落在手背,却还是一遍遍的念叨着,像是把声音能够把这份心意传达给他。

〖我爱你 我很爱你〗

——————————————————————————
『それだけが伝えたくて』
这份简直腻歪的可以恶心死人的心意,果然还是丢给废久就好了。爆豪胜已这么想着,又一次试图说服自己跟绿谷表白心意。

无论他怎样的不爽,他都不得不面对他喜欢绿谷出久的事实。

如果可以把这份烦人的心意告诉那个废久,久可以看到他困扰的蠢样了。本来他就不需对这只喜欢负起全部责任,废久明明也有一些所谓的功劳吧。

这份心情是缠人的烦,但又如黑巧克力一般的,是带甜味的苦涩。

〖正因为这样才想告诉你听〗

——————————————————————————

『でも、キミが遠いよ』
小时候的绿谷出久可以站在爆豪胜已的身边,那时候的爆豪胜已就是他的全世界,像个太阳一般的,给他无限的勇气。

国中生的绿谷出久有时连招呼都不敢和爆豪胜已打,低着头快步走过,只想逃离那个对他来说 ,遮挡了本不明亮的未来道路的乌云。

雄英的绿谷出久想和爆豪胜已一起并肩,但一次次的挑衅和对战让他的心一寸寸的冷了下去。绿谷出久甚至想过,会不会这辈子他都没法和爆豪胜已好好的说上几句话了。

他一直追逐着的身影走的越来越远,是无论怎么追赶都赶不上的距离。

我已经踏出了那么多步,你能不能往回看一眼,看看我呢,小胜...。

绿谷出久闭上眼睛,轻轻的说出一句话。

〖但是、你太遥远了,〗
————————————————————————————
『こんなに傍にいるのに何故』
一开始拥有绿谷出久的不是他爆豪胜已吗。为什么那个废久身边开始出现了那么多的人,那种家伙居然也能交到朋友...。

爆豪胜已十分的不爽。在这种心情下,他更是加剧了急切的心情。他想告诉绿谷出久,关于自己喜欢他的事情。

他想把那个腼腆,温柔,笑起来像个天使一样的男生捆绑在自己的名字之中,告诉全世界这个名为绿谷出久的男生,是他的。

但现在的绿谷出久恐惧他,他甚至不知道绿谷出久有没有将那些情绪转变为憎恨。少见的,他怕了。

爆豪胜已怕自己得不到绿谷出久,那个从小就跟在他后面,小胜小胜的叫的绿谷出久。

他自语着

〖明明在你身边 为何〗

——————————————————————————
『嫌い』
绿谷出久〖讨厌〗爆豪胜已对他的一次次没有任何缘由的责骂。每一句话就像锤子一样砸在他的身上,过了许久想起,还是会隐隐作痛——宛若那日重现。

『嫌い』
爆豪胜已〖讨厌〗绿谷出久的眼泪,他自幼便讨厌弱者的存在,每次看到绿谷出久顺着脸颊滑下的眼泪和那双水雾迷蒙的双眼他就无理由的烦躁——像是被点染了一样。

『嫌い』
他〖讨厌〗爆豪胜已的过度的自大狂妄和没礼貌的行为。又一次捡起被爆豪胜已丢到地上去的自己的文具时,他默不作声。

『嫌い』
他〖讨厌〗绿谷出久的懦弱,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哪怕他的实力强的可怕,在他面前却还是一副唯唯诺诺,恶心死他的蠢样。

——————————————————————————
『君のことなんか』
班上的同学又在议论爆豪胜已了,绿谷出久便静静的听着。在心中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他对爆豪胜已的这份,他所认为的,错误的感情,是必须要扼杀在他的心中然后慢慢腐烂的。

但在夜晚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打开笔记本,出神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写了满满当当的一页。

满满的一页,全都是——

〖关于你的什么事〗

————————————————————————————
『でも、好き』
〖但是,喜欢〗,爆豪胜已喃喃自语。他还是喜欢那个蠢货的笑容,那个阳光的,给人无限勇气的,让人安心的,天使般的笑容。

『…好き』
也许,〖...喜欢〗的是爆豪胜已无论何时都能用最自信的心态站在战场上。纵使面对千军万马,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般的气势,强大的,耀眼的,像是天上来的战神,威风凛凛。

『...好き』
爆豪胜已任然记得,小时候的他看到绿谷出久被几个人欺负,他冲上去把那几个人狠狠的打了一顿。

那个时候绿谷出久看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叫了声他的名字。

〖最喜欢了!〗

———————————————————————————
『好きだから 遠くなってくよ』
他一直以为绿谷出久会像从前那样,跟在他的身后,追逐着他背影。他也未停下脚步,只是那一天,他停了下来。赤色的眼里透着思索,慢慢的,回头对着后方喊了一句

“喂,出久?”

在他的身后,空无一物。

爆豪胜已突然笑了,摇了摇头。明明自己才是离绿谷出久最近的人,但需要他的时候,那个家伙居然就这样不见了。

他们现在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呢。明明只要打开门,走过那个转角,就可以看见那张蠢脸,但他却觉得此时的他们像是两条平行线,没有相交点。

〖因为喜欢 所以觉得遥远吧。 〗

——————————————————————————
你是我的太阳。
绿谷出久握拳置于胸前,愣愣地看着窗外,突然,瞪大了双眼。

你是我的太阳。
爆豪胜已起身走出家门,走过那个转角,他知道绿谷出久这个时候一定在家,像个傻子一样的写着笔记。

既然你已经像我迈进了那么多步,那么最后的一步——
就由我来迈出吧。

爆豪胜已对绿谷出久说着那些话,是那些藏于心底的话语。夜晚的风吹气绿谷的衣摆,泛红的耳尖和脸颊,飘忽的心思,小声的回话。都如同此时被风吹动的树叶在风中中摇曳沙沙作响,温和的,却又占据在那个位置,映刻在另一人的心里。

他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那位温柔的少年愣了愣,随后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泛红的脸和耳朵,更是显得那人的可爱。

另一人抓住了他的手腕,抬起他的手,轻轻的,一反常态的握住了他的手,置于唇边落下一吻。

他们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任由月光撒在他们身上,镀下一层柔和的银。

柔和的月色,正如同他们的现在。

他们十指相扣,相视而笑。

by孟秋白
想不到吧!!!!其实是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