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斗奇斗和过度OOC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BCMF。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感谢您曾给予的,星星点点斑驳的梦。

那红白双色的星是你曾给予的那个世界的光芒,而如今热爱那个宇宙的我们,用这光芒为您引路。

走吧,走吧,带着您的梦想和未说完的故事,接下来的故事,由我们来创造吧。

您该休息了,闭上眼睛,带着那个宇宙睡吧。

但我们仍然希望下一次见您,不会太晚。

晚安。

斯坦李爷爷。

我流学院设奇玫。
他们好好,我哭了

随手的一个PL。

“雨滴不是没有落下,倾盆大雨依旧扣在罪人的头上。”

“你自以为的逃离不过是雨滴忘记落下了而已,你只是换个地方继续堕落罢了。”

“待罪之人,悲惨之身,日新月异,日复一日。”

斯特兰奇和他的两座灵山。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

分道扬镳的人从高楼坠下,青涩的骄傲满满溢出却又沉溺于水底,道路宽大平整却让人颠沛流离,那车轮压过掉落的果子,被遗忘的神却无意识施救。香甜的气息一时间在空气中蔓延,飞溅而出的果汁吓到了过往的行人,他们躲避,鄙夷的看着那颗果子,犹如看着待罪之人。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本该如此,但他亲手毁掉一切都那一刻起,那宽路是窄的,那小道是断的,那人心高气傲得不愿平庸如此走那窄路,更不愿踩着泥泞的过那小道。

他本来可以平静的度过下半生,他不是做不到。但他高傲的昂起头,生生的封死了自己的生路,看都不看一眼那十万八千里中唯一的生路。

他相信灵山不止这一个,没了这个,还有下一个,被忘却的救主要降临了罢。于是他背起背包装上行囊,一个人的走倒也牵动了许多人,颇有一人千军的气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个双手受了重伤的医生,要怎么证明他的价值并一个人怎么能活下去呢?不明真相的其他医生们摇摇脑袋叹着气。

“斯特兰奇可能回不来了。”

一语成谶。

那人告诉他,有个地方可以治他的这双手,那人还说,你要付出代价。

他没由来的想起一句话,好像是在某一个关于海盗的作品里出现过的——

你得迷失方向,才能到别人到不了的地方。

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

他走上了台阶,在湛蓝色的天空下的白云丝丝缕缕的牵连着,边缘带着一点金。空中彩色的布块飞舞着,和游龙般的风戏耍着,他伸出手,感受着一刻的宁静。

背着巨大的行囊,他走着,他心里充满着迷茫和慌张,他无处可去,找寻着唯一的希望。他不愿平庸碌碌无为,但他甚至不知道向何而行。

站在高台上的人从云端坠落失去了方向,讽刺至极。

他虔诚的希望,他茫然无措的期望,他眼里和心底是藏不住的绝望。他逆着人流看着天空,他更希望这是一场梦。

灵山却在这个时候来了,逆着人流的人带着一身疲倦,逆着光的人却镀上了一层金边,逆着世界的人站在石板上,没有方向,只有找寻生路的丝缕希望。

相信科学的人,是不会相信所谓的魔法。但他却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来到这里,却被自己的心高气傲逼得说出不信之言。

你这傲骨,是好也是坏。

古一柔和的笑笑,说好,不相信没有关系。然后她就温和的一推,送这个自大的家伙去了多元空间见世面,等到他回来,眼神恍惚喘着粗气,再次温柔的笑笑,然后一脚踢他出去。

一身傲骨,在那之后就被这个表面温柔的前任至尊法师压制的服服帖帖。

他在柔和的绿色光芒里获得了自己本得不到的力量,就像是年老的海盗在海上落单,不知如何到了无人之境,或是无天无地之所,突然他被叫着,叫着走到海上,他踩在波浪上,触感温柔如丝,他走着走着,在柔和的蓝色中接过来接过了把柄三叉戟,从此和他所爱的大海成为一体。而他获得的力量是时间,永恒的时间,无限重复的时间。

长生不老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情,而他得到的轻而易举。

他没有窃喜,他只觉负担如山如海如大地,他找着灵山,却好像在无形中成了别人的灵山。

他和Everett的初见是在一个午后,一个有着阳光却并不美好的午后。

他在追击着一个抢夺了重要文件的男人,带着满身的鲜血。在纽约的街头狂奔,他应该庆幸自己做了伪装,不然等他上了头条,估计Everett的特工生涯可以提前结束,死因自杀。

太丢人了,他这样想着,并且衷心渴望有人能帮帮他。

Strange就是在那天被浑身是血的Everett吸引了目光,医者的本能让他跟上了Everett,当他弄明白状况之后去,果断的让斗篷去卷住那个逃窜的男人,他躺在地上扭动着,滑稽异常。

Everett停下来,有些诧异的看了Strange一眼。

满是血污的脸看不出相貌,但他却看到了惊心动魄的蓝,天空大海都不足为奇,那蓝是纯粹的本身,是比那喜马拉雅山上的万年坚冰还要神圣的颜色。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之后那法师渐渐忘记了那天的惊鸿一瞥。人生那么长,对他来说更是,惊艳的东西多了去了,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吧。

只是后来每次看到蓝色,看到天空,小孩手中的气球,他的衣服,他都会想起那种蓝,他以为这很正常。

直到后来他需要和美国CIA合作时,那个小个子的探员在他身边走来走去,急急忙忙的整理资料,嘴里还喃喃自语着,然后用手帕擦了擦汗,抬头看向他,下意识的抿了下嘴唇,粉色的小舌一闪而失,他带着礼貌的微笑眨了眨眼睛。

“您好,我是Everett.Ross,负责您本次与CIA的合作,也是您的监督人。”

他终于还是吊死在那棵树上了。

超级英雄烦起人来真的——

超他妈的烦。

尽管Strange每次都用他的低音炮说着我和超级英雄才不一样我是个至尊法师,但Everett知道他们是一类人——而且他还没工资,嘿,真惨,CIA待遇真好,自己在Strange面前就是个富翁。

但是这导致了他不得不接济“他的”法师先生,他实在无法忍受那神奇的宝石被他拿来倒转时间把一杯咖啡喝上十次五次的,虽然这很方便但是...

这也太惨了吧?

所以Everett经常请他吃点东西,不贵但是管饱的三明治,垃圾食品之类的,Strange每次都很感谢,并说自己一定会给他回报。

Everett在心里说你可拉倒吧您,饭都吃不起还回报呢,好好活下去别被魔物弄死才是最重要的,没事关系他这个小特工干啥呢。

直到有一天Everett愣愣的看着那条漂亮的领带,领带自己飞了起来绕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个结,扭了两下就服服帖帖的待在他身上了。

Strange说那是用跟他斗篷一样的材质做的领带,其实也是个斗篷,但考虑他不会穿着斗篷出门,所以还是变成领带比较好,虽然没有像魔浮那样跟人几乎没有差别,但是...

这不就是养宠物吗?!

Everett想着,原本不想收下这份贵重的回礼,但直到有一天他累的睡着,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已经被安顿好,连剩下的文件都被批改完叠好还是他的字迹,而他的领带变长,在空中快乐的游来游去之后——

妈的,真香,Strange要他还他都不给了,我他妈爱死这个领带了。

#

“Strange,把那种贵重的东西乱送人不好吧?”

“wang 那是我媳妇,没事。”

“........”

“怎么。”

“...你妈。”

“嗯,我妈。”

#

至尊法师的生活在遇到Everett之后有着许多改变。例如在他在街上清扫魔物时,不再只有他一个人遭受四周的白眼。

衣着得体,整洁认真的Everett总比他有说服力,渐渐的人们也开始相信Strang是真的在拯救他们。

他自己总打趣,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一个嘴里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人手舞足蹈,别说什么闲话,说不定他正在救你的命呢,但其实Strange他本人不在意这些眼光,闲言碎语。

Everett却连一句打趣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活了那么多年,在当上法师之后冰封的心真正心动在那天阳光下的Everett,银发微微反射着光,他的蓝宝石在那刻只属于他Strange,那暖色的蓝是无上的宝物。

他说,他会在意。

于是Strange,他真的决定要吊死在这棵树上了。

被法师追是什么体验?

人尽皆知,虽然这在国外常见的很,但法师和CIA特工,这种神奇的组合总是让人忍不住的关注。例如他的上司有时候会询问他法师最近的动向,他规规矩矩的报告,却看到上司一脸你咋不成器的表情,上司摇了摇头,跟他说你还需要多观察观察啊,然后走了,留下一脸迷茫的Everett。

他的助理有时候会在闲暇时间跟他讨论感情问题——小女生一个,不和别的女助理讨论来找他这个大老爷们干啥呢。他每次都会被问的接不上话,平日里威风凛凛巧舌如簧的CIA的谈判之星落了下风,而且还掰不回去。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法师的送花,上下班接送,时不时冒出来打招呼,还有各种理由的接近。

莫名其妙吗?Everett不傻,他在半个月之后终于往恋爱那方面想了。

他不喜欢Strange吗?不可能,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认出了他是那天见义勇为的好好先生,他那双眼睛的颜色像是层层叠叠的梦境,深不见底却又迷雾环绕,危险却又让人好奇。他特有的声线和带来的气流振动,似乎是那声音有形,烟绿色的声音环绕在他的身边。

他为什么不能为Strange折服呢。

他只觉得莫名其妙,一个法师,还是最牛逼的那种,为什么缠上他而不是另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法力高强的法师?比如王之类的......

不可能,Everett,你给我住脑。

但Strange眨巴着眼睛,他那烟绿色的眼睛在晚霞里盖上了一层金的薄纱,像是镀了金,更像是有人在助他摄了人心。

他开口,空气颤抖传出了低音,语速快却又态度鲜明,标准的美式英语和有些故意拖沓的尾音,带着一点不符合他年龄和地位的韵味。

他说,他一直在找他的灵山,他为此付出了一切,后来他遇到了古一,他以为那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一座灵山了。

然则不,Everett是他的第二座灵山,他的宝藏,他的一切,十万八千里,他是Strange的唯一。

是他迷失了方向,在那蔚蓝的海上找到的遗落的宝石,泛着光,蓝的纯粹圣洁,透着光,又带着太阳的光芒。

他说着,Everett愣了。

他们的背后的是夕阳,Everett的头发闪着光,他的眼睛里带着暖意,也带着笑意,带着太阳的光芒,温暖的在Strange的世界里散发着热量。

直到最后他们早已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这一切的,只知道最后吻上去的时候,Everett的嘴唇带着碳酸汽水特有的气味,他们之间泛起的气泡就像回到了学生年代,树林里斑驳的光斑,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声音,和只是带着青涩的第一个吻。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心,只是这一切似乎冥冥之中就是天意。

Everett对他说过,每个人的灵山都不一样,但是去灵山的方法却都是一样的,虔诚,真心,以及奉献出一切的决心。

那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路途漫长遥遥无期。

但Strange走完了,在山顶他看到了另一座灵山。

“借问灵山多少路”他问。

“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他答。

天地悠悠苍茫,浮沉斑驳陆离泛光。揉碎烟色雾中泛绿,天上虹悠悠荡荡,欲说还休,此段游悠长。

今天的福州是爱乐之城。

谁能告诉我冰茶蜂蜜的网址。。。哭辽





占TAG至歉。

『实现愿望的怪物②』

因为条件有限所以直接用水笔画的,瑕疵一堆,抱歉。
这个狗屎作品居然还有续集。
前篇链接。
http://mengqiubai.lofter.com/post/1ee993fb_12b1d27b4

狗屎人的狗屎hope,和她的狗屎人生。

💩💩💩

『1』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是一个能实现愿望的怪物。

能够实现愿望真的是值得羡慕的事情吗。

不,这种感觉可怕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