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和过度OOC的铁受,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潮爷缺爷康纳酱银古桑。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关于人设也就是女儿的🐟

本尼老师生日快乐——!!!!!!!!!!!!
我画画太丑惹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从梦中醒来,恍惚间,我看到的是从前那个你。”

“所以——

我像从前那样叫你”



“罗斯?”

沃格霍茨的魔法恋爱了解一下?『四』

Sherlock和John闹翻了。

Everett为此非常担忧,他去咨询了Strange发生了什么。

于是在Everett打开Strange的房门时,一股灰尘突然窜了出来,一个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在看到Everett的时候突然急刹车,飘回了Everett的身上,用领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动作透着一股无奈。

发生了什么?

Everett悄悄的探头看向房间内,两个拉文克劳面对面坐着,其中一个看上去气冲冲的样子,高傲的翘着腿靠在沙发上,另一个扶着额头一脸胃疼。Everett皱着眉头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走了进去。

“Everett,John他和Sherlock吵架了。”

——————————————————————————
事情发生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阳光明媚,一切都那么美好,只是阳光过于明媚,导致了下午的天气热的要晒死这只小狮子。

John擦了擦汗,走进宿舍就念咒语降温,随手抓起了桌上的杯子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水,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下一秒他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John醒来时眼前就是Sherlock的大脸和眼睛,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吓得大叫。

FUxK你他妈吓死我了Sherlock!!!!

“喵!!“喵喵喵——!!!”

嗯?

John愣了一下,惊恐的看向自己的手。

妈妈,我变成鸽子...哦不我变成猫了。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有戏剧性的。

——————————————————————
Sherlock发现宿舍里头有一只猫,有着金色的毛发,看上去很乖,睡的特别沉,肚子随着呼吸起伏,可以看到脚附近的毛是白色的,看上去腿并不是很长...但是身材很好?看样子不是橘猫咯...

他默默的蹲在床边仔细研究,突然猫就醒来了,他还没反应过来,猫就炸了毛,大叫一声,差点给他脸留下一个疤。

哦,蓝眼睛,漂亮的颜色,和John的一模一样。

想到John,他就忍不住想要诉苦。

“猫咪,反正这里也没别人,你陪我聊聊天,不需要回答,你要是听得懂你就喵一声啊。”

Sherlock席地而坐,John猫坐在他的面前。

“我的舍友John,最近有点奇怪。他似乎想多躲着我,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最近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对吧?上次那个女生给他情书我都没说什么只是半夜起来把情书给撕了还顺便把巧克力给丢到湖里去了,这算坏事吗?反正他也不喜欢那个女生啊?”

……原来他妈的是你丢的啊。

“……喵。”

“还有,其实我经常调侃他整个人都特别小只,但这个是真话!他看起来真的很可爱!!!每次他做错实验手忙脚乱的时候都超可爱,但每次偷偷看他被发现了都会呗被凶,就是拿眼神瞪你那种...John真的完全凶不起来啊...”

“还有啊,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老是一直想着John,嗯...他的眼睛跟你一样是冰蓝色的,不得不承认,这种干净的颜色很好看,特别是在他眨眼或者从下往上认真的看你的时候,天啊,简直太可爱了,笑起来的时候还会眨眼睛和抿嘴舔嘴巴。他整个人看上去很小只,软软的抱起来一定很舒服,有时候特别想揉揉他感受手感。还有他的后颈——那里是绝对领域吗?超诱惑人啊好想把头埋进去...”

Sherlock絮絮叨叨着,却浑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猫咪已经变回了John,摆着更猫咪一样的坐姿愣在原地。

“还有...等等,John???”

下一秒John就夺门而出,Sherlock完全来不及拉住他,只能任由他跑远。

他只在恍惚间看到了John发红的耳尖 。

————————————————————————
“所以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对吧?”

Everett有些头疼的坐在一边喝着红茶,他已经无法理解这个事情诡异的发展,当然无法理解发展的人不止他一个。

“Sherlock你先出去,我和Everett聊一下这个事情...”

Strange双手十指并贴,皱起眉头。

“Everet...我觉得...”

“我明白。”

他们同时开口——

“我觉得我弟可能喜欢你弟。”

他们愣了一下,两个人突然笑了起来,这个发展实在是太有趣了,这两个家伙居然能被恋爱的问题所困扰,这让他们的兴趣大增。

“John难道看不出Sherlock对他有意思吗?”

“他完全没有经验甚至不主动和女生聊天...你说他能看的出来吗?”

“那真的是巧了,Sherlock也完全没有经验——我的意思是,你反对...这种...呃...”

“不反对,其实...我是双。”

Everett往沙发上一靠,忍不住又笑了几声。

“我们静观其变吧,Strange。”

Strange的眼神在听到Everett说自己是个双的时候亮了起来。

“好啊,再来杯红茶如何?”

那这就是说明,他,Strange,有机会拿下Everett咯?

Everett借着喝茶挡住了脸,他在心里偷笑。

他何尝没注意到Strange平日里总是追着他的眼神?

很好,Strange已经落入他的圈套里了。

————————————————————————

最近开始上课了比较忙也没什么时间写文了,每周一都有一天的时间休息,其他只有晚上熬夜才可以写,这周大概只能肝一两篇吧,希望各位能谅解一下……!!!!!

中考一下退步回了初二...
好气啊。
是奇玫

霍格沃茨的魔法恋爱了解一下?『三』

咔哒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回荡,Everett拿着水杯走出房间,关好房门,沿着楼梯轻手轻脚的走下,踩到木板时发出了轻微的嘎吱声。他小声的跟那几个会移动的楼梯打了声招呼。

“嘿楼梯1号2号,哦,早啊盔甲——”

盔甲先生对他鞠了个躬,手握长剑向他晃了晃,Everett轻笑一声,对着胖夫人轻声念了开门的口令,小心翼翼的钻出去——晨跑。

他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皱起来的衣服,伸了个懒腰。

“Everett...?”

耳边传来的声音把Everett吓的一个激灵,这个耳熟的声音是——

“Strange?!”

站在一边手里拿着本书的高个子男生冲他微笑了一下,手一收把书合上,斗篷的领子动了动,像是有意识的从Stranger身上飘下来,两个领子像是两只手一样,趴在了Everett的头上。

“?!!我很抱歉,它平时不会这样的...这家伙其实有自己的意识,你应该知道。”

Stranger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打了个响指,斗篷不情愿的抖了抖,挥动着一边的领子,飘了回去。Everett被斗篷小狗一样的举动逗乐,他走了几步停在Stranger面前,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斗篷的领子。

“它很可爱,真的,我很喜欢它。”

Everett轻笑着抚摸斗篷。Stranger因为这突然拉近的距离而微微发愣,他盯着Everett淡金色的发旋,双手有些微微发抖

抱上去?

不不不,会被打。

那怎么办?

Strange定了定神,深呼吸了一下—————

“Everett,要一起去晨跑吗?”

这大概是...约会一样的邀请吧...

Everett胡思乱想着,他大概能感觉到,他的脸应该很红,他下意识的抿了抿嘴,眨了眨眼睛。

“好啊...”

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
自从那天Sherlock安慰了John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有了不一样的进展,不同于往日的室友兼搭档,而是往奇怪的方向发展。

原因是那个吻,Sherlock以为John不知道的,但很不凑巧,John就是注意到了。

那大概是在安慰他,John这样想着。

Sherlock发现自己的目光停留在John身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他总是不经意的撇向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在教John不会的题目的时候,也会在John努力思考的时候盯着他的脑袋,看着卷曲的金色头发,强忍住想揉的冲动。

他承认他现在满脑子都是John,甚至上课会走神——天啊,这太可怕了,他在他该听的课上走神了,Sherlock想着,下定了决心。

绝对不能一直想着John了,哪怕他有可爱的冰蓝色狗狗眼,温和的语气,还有经常可爱的抿嘴眨眼睛...

这是个大挑战,是的,没错。

John发现自己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自己的舍友——例如看到了一本他看过的书,就会想起那天他坐在飘窗前面,阳光从他身上倾斜而下,黑色的卷发泛着金色的光芒,眼神专注,手指灵活的翻动着书页,他看的发愣,有些心跳加速。

这一愣神导致他身后的同学撞到了他的肩膀,John向他道歉,在获得了同学的谅解之后,快步跑向教室。

不行,不能这样了。

John这么想着,脑子里却不可避免的想起Sherlock,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得意时的嘴角挑起,眼睛在阳光下优雅至极,手指修长,动作得体,温和而又连贯的标准英式英语和他的低音声线成了绝配...

哦妈的,说好不想呢!!!!!

John和Sherlock陷入了苦恼。



魔法恋爱真是好文明啊好文明

P1是女儿和嘲讽中的女儿X
P2是潮爷潮爷和潮爷
我永远喜欢潮爷

沃格霍茨的魔法恋爱了解一下?『二』

这章是奇玫见面看对眼,Sherlock安慰John的片段
——————————————————————————————

生活总是很有趣的,例如你刚把你的弟弟送入新的宿舍,转身准备去上课的时候就遇到了拉文克劳的院长——麦考夫教授,他得知你的弟弟是夏洛克的新舍友之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冒昧的问一下,你和你的弟弟长的很像吗?”

他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看向麦考福教授,这不是一个教授应该问的问题,不过如果联系一下麦考福是夏洛克的哥哥似乎勉强说的过去...但是问相貌?这太奇怪了。所以他带着疑惑的语气开口。

“嗯...是的。教授,怎么了吗?”

“哦,没事,我相信夏洛克会和他好好相处的,他一定会时候喜欢John。”

说完他带着诡异的笑容,拍着Everett的肩膀,把他拉去上课了。

Everett突然感觉,他把他的弟弟推入了一个火坑。

“John,对不起!!!!”

他在心中呐喊着。
————————————————————————————
John和Everett有个很好的习惯,晨跑。而沃格霍茨环境优美的校区显然让他们十分满意,他的室友已经表明完全不介意他会一大早起来做有氧运动,因此他对他的舍友的印象非常好——甚至觉得这是个可以当铁哥们的人。

仔细回想一下,他的室友还挺好看的...黑色的卷发让人很想揉揉看,在近处看到了他的眼睛之后,他发现那个颜色就像是三种颜色揉和在一起,变成了很温和的烟绿色,在阳光下眼里的那一点黄色像是被点亮一样,在眼里流转。嘴唇给人的感觉很高贵,以及那双修长的手,和完美的身材——还有完美的低音声线。

很帅,John由衷的赞叹。

可惜John不知道,在他赞叹不已的时候,他的室友却在心里为他痴为他狂为他框框撞大墙了。

我把你当帅哥室友,你居然想上我?!

这要是让John知道了,一定会感叹人间不值得。
————————————————————————————
Strange是拉文克劳的乃至整个学院的名人,原因在于他有一个魔法斗篷。

这个斗篷怎么牛逼呢?他有自己的意识,防偷防盗还能增加人的实力,最关键的是还可以让他的主人学习很多学校的书上没有的神奇魔法——比如自由落体30分钟,这个是很残忍的惩罚。

Strange和Everett相识就是因为这件斗篷。

——————————————————————————
他感受到有风在呼啸,有人声在呐喊。良好的天气带来的不利条件就是他在阳光下看不清前面的金色的飞贼。他感觉眼睛被风吹的生疼,但他不敢眨一下眼睛,他怕下一刻那个飞贼就会无影无踪,而他们也会失去胜利的机会。他疯狂的催促着扫把加快速度,一只手发狠的抓着扫把,指节发白,另一只手拼命的向前伸去。

然后他感受到手中的硬物在无力的挣扎,他的另一只手下意识的脱力——接下来就是被失重感包裹。他的另一只手无力的向上伸着,渴望抓住一个东西来让他停止下坠,但没有,这是在半空中,他只能听到观众席上的尖叫和依稀可以分辨的,他弟弟的吼声。

Eberett紧紧的抓着手中的飞贼,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的脑子只有一个想法

“妈了个巴子又要断骨头了,生骨灵贼难喝,我宁可去喝魔药也不要喝那个鬼玩意啊...”

——————————————————————————
当Everett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手,看看哪个可怜的地方需要长点新骨头,结果他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受伤?

按道理说那么高掉下来绝对会骨折的啊?奇了怪了啊???他这么想着,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对金绿色的眼睛。

Everett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他认识他,可以说是他们互相认识,毕竟都是球队的人,而且他还挺受拉文克劳的院长——魔药课教授麦考夫喜欢的,而他也给他介绍过Strange,他的弟弟,那个有着神奇斗篷和绝顶记忆力的拉文克劳人。同时也是拉文克劳魁地奇队的队长,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为什么Strange会在这里?

“事实上,就是他救了你。”

John怂了怂肩膀,抿了下嘴唇。

“而且他还是夏洛克的哥哥。”

“准确点说,是我的斗篷救了你只不过它听命于我。而且我也要感谢你的弟弟替我照顾我那个让人操心的弟弟。”

Strange倒了一杯热茶递给Everett冲他感激的笑了笑,端着茶杯窝在质地柔软的床上,小口小口的啜着,他无意识的打量起了Strange。

和夏洛克极为相似的脸,却有着不同的性格,头发似乎有点杂乱,两鬓的白色挑染还是白发似乎让他看上去更加的成熟稳重,恰到好处的露出漂亮的眼睛,还有和夏洛克差不多的低音炮声线——只不过他的更加稳重。他的手似乎受过伤,会无意识的颤抖,但是可以看出,他有着很适合当医生的手。

所以他在接过茶杯的时候,同时也握住了Strange的手,并冲他露出感激的笑容。

这有别于好感,这是对一个人最起码的尊重。

————————————————————————————
Strange是在一场实验中受的伤,造成了不可逆的魔法创伤。但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因为在那天的实验中,他本该就这样死去,是那件神奇的斗篷保护了他。

那件斗篷在保护他之前,问了他一个问题,那是他唯一一次听到斗篷的声音。

“准备好了吗?Strange?”

那件斗篷在漫天火光和烟火中,漂浮着,它的身后是紫黑色的火焰,和一双恐怖的双眼。斗篷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把它震退,就像是君王,屹立于此。

他听到他声音沙哑的说

“是的。”

就这样,他被这件斗篷选中,看似从此高高在上,实则承受了天大的压力。来自同学老师的赞赏和对他手的怜悯和恐惧,让他活的——

压抑无比。

但眼前这个有着一对天蓝色眼睛的金发男孩,却对他的手做出了最尊重的举动。

没有怜悯,没有叹息,没有恐惧,只有平等——在那一刻,Strange久违的感到放松。

他在心中一直紧闭的双眼,似乎终于张开了。

也许人们是不明白突然被尊重的感觉,他一直以来都遵循命运,被人们碰的高高在上,人们对他的尊重是自下而上的崇拜,但这真的能让人快乐吗?

高处不胜寒。

他终于感受到了平等的尊重。

所以——

他低头打量着这个解开他心结的男孩,淡金色的头发,现在散落下来,因为雾气,他不断的眨眼睛,哦,他是狗狗眼,和他弟弟一样,眼睛的颜色更像是天空的颜色,抿着嘴喝茶的样子有点...可爱。

Strange不禁有点差诧异,他怎么会在一个男人身上用出可爱这种词汇?不过那双蓝色的眼睛还真是让人难忘...

他这么想着,差点顺拐着走出房间,他顿了一下。

“Everett,好好休息。”

说着带上了门。

“嗯哼?”

Everett抬头,把茶杯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双手捂住脸,忍不住叹息一声。

他的耳朵通红。

“我的天啊...怎么回事...”

他呐呐自语道。

————————————————————————————
屋外的Strange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有些慌张,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不大对劲。他的大脑疯狂的运转,想不出一个词或者一句话可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天啊...”

他低语着。

————————————————————————————
Sherlock待在宿舍里,翻着他早就可以倒背的书,脑子满是John冲会宿舍时脸上的不安。现在John就坐在他边上的床上,双腿曲起坐在床上,把头埋进两膝之间,夸大的巫师斗篷把他遮住,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一定在害怕,他的手臂相扣环在膝盖前,但他的肩膀在止不住的颤抖。

Sherlock从来没有安慰过别人,他只能笨拙的起身,蹲下,轻轻的抱住了John,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拍着,尽量让他感到安心。

“我是第一次看魁地奇,我不知道这个运动会这么危险...”

John带着哭腔说着,这让Sherlock的心颤抖了一下。

“要不是你的哥哥...我都不敢想...天啊...”

John猛的抱住夏洛克去,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处,手拽着他的斗篷,呜咽的声音若有若无,John似乎想把那些情绪埋在心里。

Sherlock明白了他应该做什么。

他拍着John的背。

“John,想哭就哭出来。”

房间里回荡着John的哭泣声,Sherlock用力的抱着他。

久违的,他的心感受到了一丝疼痛。

他想抱着这个小家伙给他安全感,让他不再哭泣,让他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快乐,让他安心,给他他想要的一切——只要他能开心起来。

这种想让人无所顾忌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他不明白。

但此刻,Sherlock只能紧紧的抱着John。

他在John的头上轻吻。

沃格霍茨的魔法恋爱了解一下『一』

奇异玫瑰和福华的双向暗恋文
设定是夏洛克有两个哥哥,大哥麦考福是拉文克劳的院长,二哥奇异是也是拉文克劳的学生,是三年级生,拉文克劳魁地奇队队长,有斗篷,那些魔法都在,这个后期会说明的√

玫瑰是华生哥哥,和奇异同级,格兰芬多院老大,格兰芬多魁地奇找球手,和弟弟一样是打架小能手一打多最后还能把锅甩给别人的——两位学霸:)

情商巨高的有玫瑰和奇异还有盔甲,情商低的是华生和夏洛克
盔甲后期会一直出场,是助攻还是两位小狮子的粉丝X
前言到这里,那么开始√
——————————————————————————————

阳光下的城堡在前一夜雨水冲刷后变得焕然一新,树叶透着阳光撒下了金绿色的光斑,盔甲伸展了一下他们的筋骨,却不慎把自己的头又一次弄掉在了地上,他懊恼的想要叹气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声带,他只好期待哪一个友好的早起的格兰芬多来帮帮他这位盔甲先生。

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走过走廊扬起了灰尘,让他整个人朦朦胧胧的,这位学生快步走过走廊,手里抓着水杯,扬起头喝了一口水,一滴水珠沿着他的脖子滑下,让盔甲看得一愣一愣的。跟在他身后的学生明显是新生——他规规矩矩的围着格兰芬多的大围巾,巫师长袍对他来说似乎有点长,松松垮垮的穿在他的身上,再配上卡其色的头发和冰蓝色的眼睛,眼神直愣愣的看向盔甲的脑袋,显然是被他吓到了。盔甲想着,努力发出声音让那边的人注意到他是个有生命的家伙。

“你的头怎么掉了...”金色头发的小家伙快步跑上来,轻轻碰起他的脑袋,踮起脚尖把头盔放到了盔甲的肩膀上。他身后喝水的男孩眯起天蓝色的眼睛,抱臂思考了一会,左看右看,悄悄的拿出魔杖,施了一个粘合咒,然后满意的笑了笑。

盔甲开心的扭了扭脑袋,向这位两位他心中的小天使弯腰致敬,看着他们两个跑走,不禁感叹。

小男孩真他妈是世界的宝藏啊。

————————————————————————
John是沃格霍茨的新生,他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哥哥,Everett,和他一样是格兰芬多的学生。瞧瞧他们金色的头发,阳光的笑容,善良的内心,他们注定就是狮院的巫师啊!!!!!

放你妈的狗屁,当你被他们两个打到满地找牙的时候就不会这样想了。

——————————————————————————
“所以...我的弟弟因为系统出错没有宿舍住,对吗?”

Everett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级长,双手抱臂歪着脑袋,有些肉乎乎的手指还一下一下的敲打着魔杖,发出咔咔的声音,他眯起眼睛,天蓝色的眼睛里透着危险的光芒。

“没错,对此校方十分抱歉,这是因为这几天的校内的一场实验影响了分配机器的磁场所以...”

“我知道,我的弟弟现在可以暂时住在我这里而且我的室友也很喜欢他,但这不是长久之计,你明白吗?”

Everett一挑眉毛,把身后有些迷茫的John拉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级长叹了口气。

“他需要一个房间,格兰芬多正好还多出一个房间没人住,对吧?”

“是这样...但是那间房间已经有一个人入住了...”

“那不是刚好?这样John就会有一位室友了对吧?”

“但是...那是一位拉文克劳的学生。”

“?!!!”

级长怂了怂肩膀,表示他也很无奈。John眨了眨眼睛,清了下嗓子。

“那个...他为什么不住在拉文克劳的宿舍呢?”

级长叹了口气。

“..因为拉文克劳没有人能受的了那个家伙,John。”

——————————————————————————
当John拖着大包小包内心复杂的站在宿舍门口时,他就很想问问自己的哥哥是为什么有自信把他丢到这个全拉文克劳的人都受不了的人身边和他一起度过生活的。

里面的人会是什么样的?难道长的很难看?跟巨怪一样?John握紧手中的魔杖,紧张的抿了抿嘴,他抬手准备敲门。

从身后伸出一只手,比他的大的多,手指也很修长,很好看。那只手里拿着一把钥匙,另一只手撑在墙上,这个样子——

不是壁咚吗?!!!!!!!!!!

John浑身僵硬的转过身,眨了眨眼睛,看到了高他不止一个头的人,围着一条拉文克劳的围巾,有着很漂亮的绿黄的眼睛和黑色的卷发。

好的,这就是他的新舍友了,夏洛克.福尔摩斯。

还有,为什么同样是一年级,为什么他会这么高啊...

John下意识的抿嘴,舔了舔嘴唇,又一次眨巴眨巴他的眼睛。

——————————————————————————
Sherlock在得知自己就要有一个舍友的时候,t他就很想用魔杖对着他那个哥哥的脑袋来一个不可饶恕咒。

奈何哥哥是自己学院的院长,惹不起,惹不起。

麦考福你迟早会秃顶的,他这样想着。

Sherlock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闯入他生活不知死活的家伙赶出去,他一定会用上最凶残的手法——哦前面那个家伙就是新舍友吗?从背后看他的肌肉紧绷,看上去很紧张,很好,很好。

他暗自想着,走上前去开门,准备给他一个下马威。

结果一下秒就被那对冰蓝色的眼睛夺了心智,新舍友愣愣的看着他,舔了舔嘴唇。他有着看着感觉手感就很好的小卷发,和现在女生们都很喜欢的狗狗眼。

然后他的新舍友眨了眨眼睛。

哦我的好哥哥麦考福谢谢你,这家伙太可爱了。

Sherlock在心中暗自想着,拧开了门,装作冷静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我的新舍友?约翰.华生?"

“嗯,叫我John就好了,我该怎么称呼你...”

“Sherlock,叫我Sherlock就好。”

声音也好可爱,我的天啊。

痴汉Sherlock在内心框框撞大墙,表面上却没什么表情的转身给John找了一张床,离他很近的床。

他忐忑着John愿不愿意睡在这里,然而John完全没有注意似的把行李放在床脚,弯着腰看他对他笑了一下表达感激。

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批,狗狗眼的从下往上看,人间杀器,我要暴毙了。

Sherlock想着,冲进了厕所,留下外面一脸迷茫的John歪了歪脑袋。

“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