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秋白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你好,我是孟秋白。


奇异玫瑰/福华/BCMF/缺潮不拆不逆,天雷奇异铁斗奇斗和过度OOC和整片波浪线的漫威文,请您注意避雷。

CP是光影shadow,本命BCMF。

是文手,短篇居多,混语C圈,经常画画,请避雷。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里有余零。

那么,看到这里的人,请多指教。

存稿,要去军训一周,回来就会把这篇写完。

分道扬镳的人从高楼坠下,青涩的骄傲满满溢出却又沉溺于水底,道路宽大平整却让人颠沛流离,轮压过掉落的果子,香甜的气息一时间在空气中蔓延,飞溅而出的果汁吓到了过往的行人,他们躲避,鄙夷的看着那颗果子,犹如看着待罪之人。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有余零。

本该如此,但他亲手毁掉一切都那一刻起,那宽路是窄的,那小道是断的,那人心高气傲得不愿平庸如此走那窄路,更不愿踩着泥泞的过那小道。

他本来可以平静的度过下半生,他不是做不到。但他高傲的昂起头,生生的封死了自己的生路,看都不看一眼那十万八千里中唯一的生路。

他相信灵山不止这一个,没了这个,还有下一个,于是他背起背包装上行囊,一个人的走倒也牵动了许多人,颇有一人千军的气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个双手受了重伤的医生,要怎么证明他的价值并一个人怎么能活下去呢?不明真相的其他医生们摇摇脑袋叹着气。

“斯特兰奇可能回不来了。”

一语成谶。

他走上了台阶,在湛蓝色的天空下的白云丝丝缕缕的牵连着,边缘带着一点金。空中彩色的布块飞舞着,和游龙般的风戏耍着,他伸出手,感受着一刻的宁静。

背着巨大的行囊,他走着,他心里充满着迷茫和慌张,他无处可去,找寻着唯一的希望。他不愿平庸碌碌无为,但他甚至不知道向何而行。

站在高台上的人从云端坠落失去了方向,讽刺至极。

他虔诚的希望,他茫然无措的期望,他逆着人流看着天空,他希望这是一场梦。

灵山却在这个时候来了,逆着人流的人带着一身疲倦,逆着光的人却镀上了一层金边,逆着世界的人站在石板上,没有方向,只有找寻生路的丝缕希望。

占TAG致歉。

记个奇异玫瑰文...明天尽量写完💦💦💦

分道扬镳的人从高楼坠下,青涩的骄傲满满溢出却又沉溺于水底,道路宽大平整却让人颠沛流离,轮压过掉落的果子,香甜的气息一时间在空气中蔓延,飞溅而出的果汁吓到了过往的行人,他们躲避,鄙夷的看着那颗果子,犹如看着待罪之人。

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有余零。

本该如此,但他亲手毁掉一切都那一刻起,那宽路是窄的,那小道是断的,那人心高气傲得不愿平庸如此走那窄路,更不愿踩着泥泞的过那小道。

他本来可以平静的度过下半生,他不是做不到。但他高傲的昂起头,生生的封死了自己的生路,看都不看一眼那十万八千里中唯一的生路。

他相信灵山不止这一个,没了这个,还有下一个,于是他背起背包装上行囊,一个人的走倒也牵动了许多人,颇有一人千军的气势。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一个双手受了重伤的医生,要怎么证明他的价值并一个人怎么能活下去呢?不明真相的其他医生们摇摇脑袋叹着气。

“斯特兰奇可能回不来了。”

一语成谶。

占TAG致歉。

当一个人向自己寻求帮助时,在深思熟虑的时候,善意早就偷跑至她的面前,散发着太阳的味道来帮助她。

哪怕最后带回来的是空空如也和裂痕,渗透的鲜血和未曾好过的化脓的伤口,下一次依旧会争先恐后的冲到他人的面前。

何其愚蠢,何其悲哀。

谁能告诉我文艺复兴刺客的衣服到底怎么画,哭了
我想画刺客信pa奇异玫瑰,落泪

世界第一可爱的潮爷!!!!
生日快乐——!!!!!

一个随笔...!!!!

当你站在回忆的洪流里,看向过去,感受着那亲手可以触碰的,眼睛可以看到的,言语可以交流的流沙飞一般的掠过,就像是站在古代的街道上,一身现代的衣服,你迷茫的向四周看去,却突然想起来自己早不属于这里。

时间就像流沙,它永远不会回头也不会停留。

就像即使有人善意的停下,对你说了一句之乎者也,你也只能笑着回答一句善哉善哉。

百般愚昧,何其悲哀。

可一个人为什么,又有什么义务,要去成为一个拯救他人的英雄呢?

明明只是萍水相逢,他们却互相吸引,互相缠绕,就像琴声和倾听者,他在琴声中沉醉于蓝色的梦境,蓝色的海浪每一次拍击沙滩都是一声清脆的琴音,他伸出双手拥抱梦境,冰凉的水剥夺了他的听觉,轻微的咕嘟和划开水的切割声环绕在他身边,他的眼里都是一片的蓝绿,一片的金灰,一片的迷绿,一如当初他在实验室里看向他的第一眼,他驾着蓝色的风就来了,轻轻落下,就那样站在他的面前,就好像是注定。

忘记本身,忘记这段乐章。

他想着,小提琴中掉落的音阶开始慢慢变少。

当音乐结束时,你会忘了我,你也会忘了忘记本身,忘了这一切,忘了我对你带来的所有伤害。

但我任然渴求,在这最后一刻,你能注视着我的眼睛。

正如当年,我们初见那般。

百般真诚,万般悲哀。

小短篇——『忘记与忘记本身』

他总是会做一个梦,梦里是蓝色的烟雾,安静的泰晤士河,河边有一片草坪,还有一把棕黄色的双人椅。

他总是会坐在那里,姿势端正,手杖靠在一边,感受着阳光宛如带温度的风一样的围绕着他,轻轻嗅,空气里都是太阳的气息。

他抿了抿嘴,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一双有力的大手覆盖上他的肩膀,他疑惑的想要扭过头去看,却总是蒙上一层蓝色的烟雾,他看不见那个人的脸。

他只能知道那个人蓝色的围巾,黑色风衣,一头黑色的卷发,以及大提琴般低沉,冰冷却动人心弦的声音。

他递过一杯咖啡,他自然的接过,空气里多出了薄荷和咖啡的味道,他们就静静的坐着,看着对岸的女郎一身粉红,凶恶的大狗吼叫着去咬被孩子丢出的飞碟,孩子愣了愣,冲他们露出一个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笑容却是如此熟悉。

他愣愣的看着,直到身边的人用手覆上他的眼睛。

“我只能在梦中与你相见,John,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在醒来之后忘记,但我希望你记住,无论是怎么样的身份——”

“我都会爱你,John,就像我们从前那样。”

他没由来的觉得痛苦不堪,难过的想要嘶吼蹲下,可他却贪念那双手的触感。蓝色的烟雾开始快速的后退,他无助的伸出手和他相握,最终也只是碰了碰指尖。

他醒来了,喘着气,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做这个梦,但三分钟之后,一杯清晨的咖啡总是能让人忘记一切 。

忘记一切,忘记痛苦快乐,忘记回忆未来,忘记一切——包括忘记本身。

他没由来的,突然哭了起来。

生日快乐👀💦
P2是滤镜